您好!欢迎您光临萝卜之夜_蓝色畅想の梦! 聊天室 I 论坛 I 免费电影 I

会员注册

I

本站搜索

I

收藏本站

当前位置:首页 >>>读者文摘>>>萝卜之夜
萝卜之夜
发表日期:2007/9/30 14:12:00 出处:《不要脸要趁早》 作者:叶倾城 发布人:lscx2007 已被访问 234


    

    萝卜之夜

  最近电荒,工业区都在让电。外子的工作时间变成晚九朝五,凌晨他头重脚轻地回家,说:“这哪儿是上班呀,完全是熬鹰!”

  我想给他炖牛腩萝卜煲,在楼下的小菜场东看西望。而萝卜是属于冬天的吧。有一年春节,姑姑带我回老家,天正冷,要转好几道长途汽车,每一站都人头攒动,一地漆黑的泥水。有老农蹲着,双手掖在袖筒里,着厚、重、泥桩也似的旧棉裤。站上有小摊卖排骨萝卜汤,姑姑给我买一碗。我手小,衬得碗特别大,汤面上漂着完整的油花,萝卜炖得稀烂,半透明,高高地垒在碗上,丰盛如水晶谷仓。那香张牙舞爪打动我,我大大地喝一口——原来身前身后落了无数眼光。我分外清晰地意识到自己的小红羽绒服,微微泛汗的手在露指手套里,懂得城乡之差、懂得芒刺在背,是从一口鲜甜的萝卜汤开始。

  我从此不大吃萝卜,虽然原来也不喜欢它的生青味道,微辣。爸妈就常用乡俗教育我,比如:“萝卜上了街,医生满地爬。”什么意思?我见到蟑螂才吓得满地乱爬呢。是说萝卜能祛病健身,所以医生失业。雅驯一点的就是:“冬吃萝卜夏吃姜,不用医生开药方。”西谚也有完全一样的,只不过偷换镇家之宝:“一天一颗苹果,医生远离你。”苹果诱了亚当与夏娃,又毁了特洛伊;萝卜却暖老温贫,是冬夜的一星温暖。可见苹果之小资与萝卜之小农——虽然它们都是甜而多汁的。

  离家之后,每遇小病就很惊慌,因为再没有妈妈在我身边泰然地说:“没事,吃点黄莲素/VB……就好了。”不能倾诉不敢仰赖,我必须学会照顾自己,后来又学着照顾身边的他。渐渐,我就不挑食了,我的味蕾被粗粝的世间之味驯服。

  外子清晨两点多才回家,容颜疲惫到极点,问我:“有饼干吗?”听见牛肉正在灶上煮得噗噗拍拍,“是我们家吗?”外子的声音很是欢喜。

  就在我们小小的卧室里,空调开得很大,而牛肉萝卜汤白烟袅袅。他吃得很专心,脖子微微伸出来,偶尔咝咝吹一口那滚热的汤,眼镜雾了,他也不理会。我静静地看着他的吃,想起童话里,落第一场雪的冬夜,是野猪们聚在一起吃萝卜的日子,在热腾腾的白气里,一切烦恼都会被忘掉。

  而此刻我与他,住有庐,食有肉,灯下有晚餐、有相陪伴的人、有我跑了很远才买来的萝卜。这就是一种幸福吧。应该说些温柔的情话吧,最后我说的却是:这萝卜很粗很长,我把它抱在怀里,结结实实的。走在快天黑的路上,我勇敢地想,如果有人欺负我,我就用这萝卜,打他。
  


  

   有了爱,想不爱都难


  八月盛夏,夜来却微凉,我刚刚洗过澡,正在细细冲脚上的泡沫。忽听他在客厅一声惨叫,伴着铛啷一声,我冲出来一看,水果刀横在地上,他捧着手连连后退,手指上,血如牛奶溢锅一样涌出来。

  我直扑药抽屉,翻来翻去都是感冒药,“创可贴行不行?”血的影子在我眼前晃,我心狂跳,喘不过气来。他说:“家里有云南白药吗?”我在沙发上匆匆捡一条裙子:“我去买。”脚在凉鞋里直打滑,是肥皂泡泡,我慌得没想到应该穿一双平底鞋。

  街上还有断断续续的人,我一路狂奔,高跟鞋声响得惊恐,猛按药店的电铃。“家里有人受伤了。我要云南白药,还应该要什么?”拎着一袋纱布胶带冲回来,脑海里驱之不去的尽是棺木、黄土、花束落下如雨……推开门,他抬头说:“血止住了。”我当时差点儿一脚踹过去。

  我用创可贴,把他的手指包成一个小襁褓。他是切瓜未遂伤了手,我替他报仇,将西瓜一刀两半,递他一半。他抱着瓜,吃得很高兴。我刚才太紧张,现在陡然松弛,只觉得全身都不舒服。一低头,MY GOD,裙摆几粒纽扣忘了系,幸好是一条过踝的长裙,不然光不知走到哪里去了。

  而我已经是第二次,半夜去为他买药。上一次,是寒风抖擞的冬天,他拉肚子拉得一塌糊涂,踉跄推已经睡熟的我:“帮我找黄连素。”新置之家,真的一无所有,我匆匆下楼去买。我对北国之冬全无概念,居然没穿贴身内衣,套一条棉裤,披一件巨大的袄子就出了门。冷气顺着裤腿攀援向上,我睡得十分暖柔的身体骤然降温,比急冻鸡翅还冷得快。大风又扑我无遮无挡的颈,五脏六腑都受了巨大的寒气,绞痛。没走几步,我膝盖就开始剧痛,在十二月深夜的街上一跛一跛,满地漆脏的雪……

  我越想越气,恶狠狠对他说:“你将来要是对我不感恩戴德,我饶不了你。”

  他抬起全是西瓜汁的脸,眉眼里都是笑,诚惶诚恐连声道:“感,感。”顺手去扯昂贵的盒装纸巾来擦手。这是我最痛恨的行为,大怒道:“你才赚几个钱呀这么浪费?去洗手!”他一反常态地没和我对抗,嗯啊数声,过一会儿突然说:“我现在才知道中国话说的恩爱夫妻。”我一怔。

  对“恩爱”这么老土的词我向来不屑一顾,然后我就知道了婚姻的老土。我每天早早起来替他煮粥;他在大雨里来接我下班;我妈妈来京,他陪她看《大宅门》,虽然他没看过,根本不知道电视在说什么;他妈妈过生日,我送一套保暖内衣……我们与那些盲婚哑嫁的旧时夫妻有什么区别呢?

  纵使我们从来不曾相爱,但这一点一滴的相处,一次次的施与受,我也会渐渐掌握他的肉身他的灵魂,他的痛与狂喜。当我给,我宁愿说,树本无心布阴,我亦无恩于你;但当我受,大海不懂恋爱,石头不懂哭泣,而我如何能有一颗不懂得感恩的心?

  言情剧里的女主角常常哀婉地说:“感激不是爱情。”我却知道,有了恩,想不爱都难。


  







 

双击自动滚屏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

上篇文章:-献给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五十八周年-

下篇文章:『 看虹录 。沈从文 』

 相关评论:

没有相关评论

 发表评论:

身份选择:会员 游客(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)
用 户 名: 密 码:
评论内容:
(最多评论字数:500)

蓝色畅想の梦(二站)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进入管理 | 关于站长 | 本站搜索

联系电话:QQ391259448 联系人:蓝色幽梦

琼icp备09005167